久久热爱

久久热爱_久久2019精彩视频_久久精品免费视频
 
從富豪到支書:劉大衛的“大富”之路
發表時間:2018-08-10 來源:黨員生活 

6月14日晚,“宜都楷模”頒獎禮上,劉大衛接過榮譽證書,他胸前的黨徽在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輝。

遠山如黛,林木蒼翠;田園如畫,流水淙淙;峽谷遊人如織,花谷觀者如市……4年時間,在劉大衛的帶領下,宜昌市宜都市五眼泉鎮弭水橋村從一個籍籍無名的窮山村發展爲遠近聞名的“綠富美”。

手捧著薄薄的榮譽證書,劉大衛內心澎湃,他知道,榮譽的背後是帶領村民致富奔小康的千斤重擔。“組織輕而易舉地用一紙證書俘獲了我的人、我的心,讓我沒有路可以回頭。”

《黨員生活》2018年第07期·上半月封面人物:劉大衛

“老鄉們走的是泥巴路、住的是土坯屋,他們需要我。”

“村委會6間破房子、1台舊電腦、幾把爛椅子。遇到下雨天,天花板上的雨水傾瀉而下,辦公桌上的電腦需要有人不停挪動位置才能不被打濕。更難受的是沒有廁所,只能借用農家土磚圍城的簡易廁所。”在村幹部的回憶中,記者依稀能感受到當初弭水橋村條件的艱苦。

拼版圖片:上圖爲弭水橋村老舊的村委會,下圖爲新黨員群衆服務中心

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當宜都市委組織部、五眼泉鎮黨委找劉大衛談話,告訴他“弭水橋村集體經濟收入爲零,還欠下13.7萬元外債”“幹群關系惡化,群衆捶桌子是常有的事,村委會的牌子甚至被群衆拆了還給了鎮政府”“全鎮80%的上訪戶來自弭水橋”……“希望你把這個千斤重擔挑起來”時,他從幹部臉上的凝重表情讀出了弭水橋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更從他們期盼的眼神裏讀出了信任。

家裏的長輩,劉大衛最敬重的二爺爺,一名抗美援朝老兵,是他鼓勵劉大衛走進軍營、後又提幹入黨。他永遠都不會忘記二爺爺臨死時對他說的話:“不要忘記黨的培養,不要忘記這方水土。”

“盡管擔心沒有經驗,但我還是想努力嘗試一把。相信只要人正派、心公正,老百姓就會支持我。”

劉大衛(右二)

然而,在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時,聽說合作夥伴劉大衛要去當“村官”,龍騰礦業的其他股東不同意。“你這當家人一走,我們就只有散夥了。”股東彭開強說。

“老鄉們走的是泥巴路、住的是土坯屋,他們需要我,退股我也要去!”2014年3月1日,劉大衛在村級換屆選舉中,全票當選爲村黨總支書記。

掌舵弭水橋以後,劉大衛的一舉一動都備受外界關注。人們在好奇:他能否帶領陷入危局的弭水橋走出泥潭?他能否保住自己在商界打下的江湖地位?面對村民的質疑,劉大衛沒有多想,憑著一股聽黨指揮的忠誠與豪情和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魄力與擔當,他開啓了在弭水橋村的突圍之路。

“群衆有事找幹部,幹部必須半小時內到現場”

上任後,劉大衛就帶領村“兩委”班子成員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大走訪。803戶,整整跑了3個月。他車子的後備箱裏,總是備著滿滿的煙酒。劉大衛覺得,按照農村風俗,到了農民家裏得講個人情,“先拉家常,再談工作”。

二組的曹清對村裏怨氣最大,劉大衛第一個去了他家。第一次,不讓進門。甚至從門後抽出一把用鋸子改造的刀。第二次,一言不發。在稻場裏抽悶煙,任由劉大衛自個說。第三次,給把椅子。他拉著劉大衛打開了話匣子。

“到村委會辦事找不到一個人,反映問題幹部個個惹不起,還經常到鎮上吃吃喝喝……”曹清的話,劉大衛一一記下。他發現,黨員幹部的作風問題,村民抱怨最多。

劉大衛與群衆交流

一周後,村“兩委”班子召開會議,劉大衛指著6張辦公桌上的“拳頭印”說:“我們決不能讓群衆再加一個。”他當場定下幾個規矩:群衆有事找幹部,幹部必須半小時內到現場;群衆反映的問題,必須件件有回應;嚴格財務管理制度,工作餐也得“各吃各的”。

除了一個好的“領頭雁”,還要有一個好班子。2014年,剛從部隊退伍回來的劉德華,與同學相約去廣東做生意,卻被二爹劉大衛攔住:“你留下,爲村裏發展出份力。”

“別人都鼓勵自己的親戚去好地方,您爲什麽偏要把我留在這個‘窮窩子’?”劉德華一語道出心中的不滿。

上一屆村“兩委”班子,都是60歲左右的老人,起初村裏也選拔了幾個年輕後備幹部,可總是不到一個月就都辭職了。劉大衛清楚,村裏要發展,必須得有年輕人。他決定首先說服剛退伍的侄兒留下。

逃不過黨員的責任,拗不過長輩的堅持,兩個月後,劉德華留下了。

2017年6月,在弭水橋村黨員群衆服務中心,黨員紛紛領到了屬于自己的“身份證”。

村主任李六益是劉大衛最信賴的“夥伴”。

本是村裏花園茶廠老板的李六益,2014年在換屆中高票當選村主任,與劉大衛搭班子。劉大衛各種場合逢人就說:“我剛上任,對村裏的情況還不了解,平時還得多依仗老李。”每次走訪,每次拿方案,他最先和李六益商量。“劉李”的完美組合,爲日後“突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班子一條心,黃土變黃金。村民慢慢覺得,“這位新來的村支書和之前有些不一樣”。

“如果公司不兌現,我自己掏腰包,決不讓大家吃虧”

讓劉大衛感覺最難的是如何實現“民富村強”。

2014年4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劉大衛聽說三川綠化的老總裴道兵來村裏考察過種紫薇苗木的事,便主動找上門去。得知兩人同是宜都市中小企業信用協會理事,裴道兵心中對劉大衛多了一份好感。

“要種就是800畝,老百姓能答應?”裴道兵將信將疑。

“這兩天你就把苗子拖來,老百姓那裏,我來做工作!”劉大衛說。

戶長會上,有人明確反對:“紫薇樹不能吃不能喝,到時沒人要怎麽辦?”有人根本不信:“一分錢苗子費不出,栽活一棵每年就得5元,村裏還可得1.2元,哪有這樣的好事?”

見群衆有顧慮,劉大衛一拍胸脯:“如果公司不兌現,我自己掏腰包,決不讓大家吃虧!”

紫薇苗木

一個月後,13.7萬株紫薇全部栽種下去,爲村民年增收70萬元,村集體年增收17萬元。

裴道兵事後笑言:“如果不是劉大衛當書記,我也不可能啓動這筆投資,至少不會這麽快啓動這筆投資。”

單靠苗木是不夠的,弭水橋村的資源禀賦還未得到充分挖掘。劉大衛想起小時候聽母親講過,說村裏的醜溪裏有個響水岩,很神奇,就是沒幾個人見過。

能不能在醜溪的山水上做文章呢?

2014年6月的一天,劉大衛帶著一把砍刀,約上裴道兵,披荊斬棘,溯溪而上,身上劃了幾道口子,衣服挂了好幾個洞,在山上轉了半天,竟然迷路了,幸虧一位砍柴的村民帶路,他們才找到了神奇的響水岩。只見高瀑下墜,水花濺起,響聲如雷,如摧金碎玉。看得劉大衛心動不已,他心裏也有了主意。

劉大衛向戶外運動愛好者發出邀請,不到一周,“驢友”蜂擁而至,醜溪的美景開始在朋友圈刷屏。充當臨時導遊,給驢友帶路,最多的時候,劉大衛一天走了4個來回,前後花了5個多小時。衣服濕了又幹,幹了又濕。每次回到家中,妻子總是心疼地提醒他:“你已經不是20幾歲的小夥子了,注意安全!”

整整7個月,劉大衛帶領黨員幹部和規劃設計人員在山上來來回回跑了近200回。

見醜溪人氣越來越旺,裴道兵最終決定投資開發醜溪風景區,並在網上征集了一個響當當的名字——九鳳谷。

帶領“磁鐵支部”,開始下一個突圍之戰

2014年下半年,九鳳谷風景區的建設已經開始,而通往景區的道路還沒有著落。劉大衛上山下山勘察了一個月,最終選擇了一條捷徑,但同時又是涉及農戶最多、征地難度最大的線路。

風景區的開發涉及到100多畝山林土地,14.7公裏通往景區的彩色公路涉及100多戶村民的田地!在村黨小組長會上,大家集體商議決定,成立九鳳谷項目服務專班和彩色公路建設專班,道路建設和景區建設同時進行、同時突圍,啃下硬骨頭。

九鳳谷景區的玻璃橋

那段時間,下午下班以後,村主任李六益並不急著走,他和劉大衛簡單吃完泡面或者盒飯,就開始商量晚上需要夜訪的農戶——因爲村民大多早出晚歸,只有晚上去才能“逮”到人。

寒冷的冬夜,村民休息得早。等劉大衛他們趕到的時候,村民家中已經沒有燈光。有一次,正好遇到村民起來上廁所。哭笑不得的村民陡然看見村書記和村主任蹲在自家門口,感動之余同意了無償讓地。

“100余戶村民無償讓地修路”及背後群衆團結奉獻的精神不胫而走,宜都市政府決定整合資金2000萬元,支持彩色公路建設。

從2014年10月動工到2015年6月20日建成,曆時8個多月時間,道路通車,景區如期開業,幹部群衆無不歡欣鼓舞。

然而,景區開業不久,村主任李六益卻病倒了,他被查出患早期白血病,當時的脾髒已經是普通人的9倍大,稍微碰撞,就會有生命危險……劉大衛爲此內疚了很久,他覺得自己身體好,應該承擔更多一點。

半年後,國家旅遊局授牌九鳳谷爲4A級景區。一時間,弭水橋村熱鬧起來,田園變花園,村莊變景區,農房變客房。依托景區這把脫貧致富奔小康的“金鑰匙”,村民開辦農家樂30多家、客棧2家,300名外出務工人員返鄉當新農人,700名村民在家門口實現致富夢想,而弭水橋村集體收入也由負債13.7萬元變爲81萬元,農民人均年收入2萬元,“三類村”的帽子從此被他們甩到了醜溪裏。

5月16日下午,宜都市在弭水橋村召開向“磁鐵支部”學習活動現場會。現場會後,宜都市全面啓動了以“大宣講、大對標、大實踐”爲主要內容的學習“磁鐵支部”活動,在全市掀起學習“磁鐵支部”熱潮。

如今,劉大衛還多了一個頭銜:“兩溪兩橋”旅遊區黨委書記,“兩溪兩橋”旅遊區已被列爲宜都市6大鄉村振興重點項目之一。50歲的劉大衛,還將繼續帶領周邊兩個貧困村脫貧出列奔小康。

頭雁強,班子嚴,百姓服,事業興。劉大衛正帶領著他的“磁鐵支部”,開始了下一個突圍之戰。

責任編輯: 乔 奇

地方文明網